产品搜索
产品分类
 
对话北京冬残奥会吉祥物设计团队负责人郭春方 绘制万张草图后“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21-11-04 20:09   
摘要:html模版 对话北京冬残奥会吉祥物设计团队负责人郭春方 绘制万张草图后“雪容融”活起来-荆楚网-湖北日报网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林楚晗 对话人物 郭春方,北京2022冬残奥会吉祥物“雪容融”设计团队总负责人,吉林艺术学院原院长。国家一流专业视觉传达

html模版对话北京冬残奥会吉祥物设计团队负责人郭春方 绘制万张草图后“雪容融”活起来-荆楚网-湖北日报网

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林楚晗

对话人物

郭春方,北京2022冬残奥会吉祥物“雪容融”设计团队总负责人,吉林艺术学院原院长。国家一流专业视觉传达设计负责人,国家一流课程视觉形象设计负责人。

对话背景

10月26日,北京冬奥会倒计时100天之时,北京冬奥会吉祥物“冰墩墩”和北京冬残奥会吉祥物 “雪容融”冲上热搜,其中“雪容融”因外形可爱又极具中国特色而受到大家一致好评。“雪容融”形象来源于灯笼,是世界公认的“中国符号”。灯笼代表着收获、喜庆、温暖和光明。它是欢乐喜庆节日气氛和 “瑞雪兆丰年”美好寓意的完美结合,表达了共同参与、共同努力、共同享有的办奥理念。

将近300天在秘密工作室度过

极目新闻:最近,“冰墩墩”和“雪容融”又一次冲上了热搜,作为北京冬残奥会吉祥物设计团队负责人,从2019年9月7日官宣至今已有两年时间了,回过头来看自己的作品,您有什么感受?最近在做些什么?

郭春方:回想起创作“雪容融”的那近300个日日夜夜,虽然已经过去了两年时间,但是仍历历在目。吉祥物公布之后,我们这个创作团队也没有停下脚步,一直在设计“雪容融”相关的物品和衍生品,最近我们在设计“雪容融”的表情包,现在已经是第五组了,大家可以在微信上下载北京冬残奥会吉祥物的相关表情包使用。

极目新闻:当初怎么会想到以灯笼为原型进行创作?

郭春方:2018年9月21日,《“北京2022年冬奥会吉祥物、冬残奥会吉祥物全球征集”宣讲活动之吉林艺术学院专场》来到吉林艺术学院。一个月后,学校将收集到的101幅学生设计作品稿。2019年1月21日,我突然接到北京奥组委的通知,说在全球征集的近6000件作品中,我们学校有2件作品进入前十名。其中,名为“吉祥如意”的中国结、中国灯笼脱颖而出,进入下一轮修改。

极目新闻:听说你们接到任务之后,还成立了一个“秘密工作室”。

郭春方:2019年1月25日,我们买了机票飞去北京,被告知要在大年初六拿出第一次修改意见,时间紧,任务重,我们成立了“吉艺1.25冬奥吉祥物项目组”,也为了保密,给新建的团队工作微信群起了代号为“125”的群名。为了工作方便,我们选定了位于吉艺校园后侧居民区中的吉艺专家公寓作为“秘密工作室”。

其实可以说,我们将近300天都是在这个工作室度过的,因为要保密,6月的工作室窗帘不能打开,我们还给窗户上全部糊上了报纸。几十平米的空间、十来个人同时操作,工作条件还是很艰难的。

如何让“雪容融”活起来

极目新闻:你们为此研究了多少种灯笼类型?做了哪些功课?

郭春方:接到北京奥组委的电话之后,我们马上做了两件事,第一就是查阅了所有有关冬奥会会标、吉祥物等资料,去了解冬奥会的内涵;再一个就是查阅了世界上所有的灯笼类型,避免一些负面含义出现,2022年冬奥会在北京召开,要让大家一看到这个吉祥物就觉得这个是中国的才行。

极目新闻:历史上的奥运会吉祥物大多以动物为原型,这次以我们中国人常见的灯笼为设计原型,会不会是设计的一个难点?整个设计过程中遇到过哪些困难?

郭春方:大概三四月份的时候,冬奥组委就把中国结方案拿掉了,剩下就完全集中在灯笼的设计上。如何把灯笼的属性、身份、多样化讲清楚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,比如说它主体是个灯笼,但它是个物,历史上,奥运会的吉祥物几乎没有以物出现的,都是动物为设计原型,灯笼它是一个物,不是一个生命体,但我们现在要赋予它生命。可以说这是我们整个设计团队最迷茫、最痛苦的阶段。

5月28日,优发娱乐手机官网动态,奥组委告知“灯笼宝宝”的整体方案得以确定。6月15日,设计方案通过后,我们又收到考察模型制作的新任务。

极目新闻:为了设计好“雪容融”这个形象你们做过哪些尝试?

郭春方:我们尝试过把麋鹿的鹿角、鹿头、鸽子翅膀等和灯笼结合在一起,但是看起来不好看,于是这些方案都被否定了,大概有一个多月时间,就觉得没有路可走了。就在这个时候组委会的林存真老师给我发了一张照片,这张图片是制作天安门上灯笼那个老艺人,在做天安门上面那个大灯笼,照片中这个老艺人正在贴金色的如意纹样。我一看,可以把鸽子用中国的剪纸方式,替换在灯笼的纹样上。我们就开始做剪纸。做完剪纸试验挺漂亮。接着逐渐深化,后面和奥组委专家沟通的时候,他一下看到鸽子和鸽子连续的时候,鸽子的尾部产生一个副形态有点像天坛……就这样,一点一点,我们才把“雪容融”这个形象设计出来。

极目新闻:在最终版确定之前,总共设计过多少个版本?去过北京多少次?

郭春方:那真的是数不清了,光是版本就有10多个,上万张草稿。我们团队去北京就去了有20多次。

2019年飞了6万多公里

极目新闻:“雪容融”这个团队总共有多少人?您作为团队总负责人是怎么鼓励大家的?

郭春方:我们一共有17个人,每个人都肩负着不同的工作任务,比如设计学院院长金巍的儿子正面临中考,他也从来没有管过,动漫学院副院长矫强的孩子无人照看,他将女儿带到项目组度过了两个寒暑假,设计学院教师吴轶博克服身体上的不适,仍坚持带病工作……可以说,大家克服了所有的困难吧。我经常和他们说,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,作为一支专业的艺术创作团队,能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目标和理想,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,如果成功了,那么就实现了自身价值。

极目新闻:那其实压力最大的还是您。

郭春方:是的,我其实内心压力是最大的,而且没有办法纾解,我也很怕这个项目随时被终止,如果那样的情况发生,我不知道如何面对我的团队,但是我在大家面前还得装作很淡定。而且那一年非常忙, 我还同时是国庆70周年在北京举行群众游行时吉林彩车的总负责人。2019年,我几乎都是在飞机上度过的,飞行距离长达6万公里,有的时候四天三次飞北京,连做梦都在设计和坐飞机。

极目新闻:被告知“雪容融”设计方案被采纳,当时心情是怎么样的?

郭春方:当时北京奥组委会通知我们去北京,我们以为又是去进行一次修改,去了之后得知最终我们的“雪容融”被确定为北京冬残奥会吉祥物,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,太激动了,也太兴奋了,我们的努力付出终于没有白费。

极目新闻:有去网上搜索网友们的评价吗?有没有想过网友评价这么高?

郭春方:北京奥组委会的人告诉我,他们去瑞士汇报吉祥物方案的时候,巴赫一看到“雪容融”的时候就爱不释手,对“雪容融”给予了高度的评价。我去搜了网上很多评价,“雪容融”几乎没有差评,没想到那么多人喜爱“雪容融”,太感谢大家了!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footer2.htm